rss 推荐阅读 wap

网农社_中国互联网互动社区!

热门关键词:  云南  as  xxx  自驾游  茅箭医院
首页 新闻资讯 网民家园 理财投资 网络互联 体育娱乐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深扒9大平台、80家银行的数据 透析互联网存款下架始末

发布时间:2021-01-13 22:47:34 已有: 人阅读

  2020年12月24日,浙江银保监局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辖内存款市场若干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要求辖内各类型机构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或与其他第三方中介合作的方式吸收存款,已经开展合作的,即日起下架相关存款

  实际上,当我们谈论金融科技赋能业“存、贷、汇”业务,如何助力中小银行展业、双赢合作时,互联网存款产品是绕不开的话题点。作为金融科技在赋能银行业“存”这一细分领域的代表性业务,从年初到年末,互联网存款一度经历了“无接触理财”的火热,也最终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监管“地震”。“下架”、“叫停”背后有何深意?涉及哪些风险点?对投资者而言有何影响?对互联网平台和中小银行又将带来怎样的变化?南都记者带你深度回顾互联网存款产品严监管剧变的来龙去脉。

  “互联网存款”是银行在互联网平台上推出的存款产品,产品和服务由银行提供,平台提供存款产品的信息展示和购买接口。此类产品收益高、门槛低,已成为部分中小银行吸收存款的重要手段。

  根据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头部的9家互联网平台上,涉及相关存款产品的银行超过80家,11月底仍在售互联网存款产品的超过50家,绝大部分为中小银行。

  根据统计,其中45%都是城商行,近两成是民营银行,还有14%的农商行,11%是村镇银行。民营银行可以说是互联网存款产品的“发源地”,在现有的19家民营银行中,90%以上都在互联网平台上售卖存款产品。实际上,直到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点名前,“互联网存款”这个简称还尚未“约定俗成”。更早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是“互联网存款”产品中的一种靠档计息型存款,又称“智能存款”。智能存款最早可回溯到2018年9月微众银行首推的“智能存款+”,由于收益高、随存随取、“靠档计息”,微众银行的当年存额余额全年暴增超1000亿,一度被监管层约谈。

  此后,便有多家民营银行、中小银行相继推出智能存款产品,并在互联网平台上设置存款入口,代销各类定期存款产品。平台和银行之间的合作往往会收取一定流量服务费,根据业内普遍反馈,一般银行需向平台支付日均存款余额千分之二至千分之三的“导流费”,按月或按季进行结算。

  据南都记者观察,互联网存款产品通常具有“高收益”、“低风险”、“低门槛”、“支取灵活”等特点。比如平台会展示银行名称、产品期限、起存金额、存款利率、计息规则等信息,突出50万元内存款保险保障的信息。

  从数据来看,“高收益”“低门槛”的策略和宣传方式在实践中产生了较好的吸引力。根据上个月南方都市报发起的一项“互联网平台智能理财满意度调查”结果,近7成受访者更认可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理财,排名第一的认可理由就是“起投门槛相对较低”。可以看出,互联网存款很好地贴合了消费者某些方面的需求。

  对于近两年互联网存款快速兴起的原因,东吴证券最新一期研报分析指出,2018年资管新规启动后,银行理财的收益率走低,而且新的净值型产品“打破刚兑”,性价比明显降低。在此背景下,保本保息、合法刚兑的存款有了新卖点,因为大部分居民的理财观念仍然保守,尤其近年来接连发生包商银行事件、信托违约、理财浮亏等大量风险案例。所以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都会在存款页面的醒目位置,标注“存款保障50万元以内 100%赔付”以吸引用户储蓄。而另一方面,基于自身推广渠道受限等原因,中小银行很有动力推广互联网存款。比如民营银行只能设立1家网点,一些区域性中小银行本身线下分支机构也受区域限制,客户流量少,借助互联网则能实现在全国范围吸收存款。

  一些数据可以看出互联网平台与银行的这种共生关系。年初,受疫情影响,“无接触理财”一度火热,金融业展业受到影响较大,多数银行在线营销受限,转而寻求有流量优势的互联网平台合作。彼时,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为银行提供了代销渠道,所以相当多银行也借此机会寻求合作。根据2020年2月中下旬支付宝披露的数据来看,春节后一个月内,银行存款类产品销售增长超100%。

  南都记者查阅京东数科招股书发现,截至2020年6月末,数科已累计为金融机构推荐了超200万存款用户,日均保有量达1700亿元。截至下架前,金融、度小满金融、陆金所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合作银行均超20家。另据测算,截至2020年6月,头部平台互联网存款产品规模可能达到1.06—1.18万亿。分析师认为,尽管相较于居民存款规模而言,占比1%左右,并不高,但个别中小银行已经过度依赖互联网渠道吸存,这也是引发监管收紧的原因之一。

  从部分从中受惠的银行的存款规模增长数据中,也可看出端倪。民营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纷纷入场,囿于互联网红利,业务规模成倍增长。比如,威海蓝海银行的存款余额从2017年的20多亿元跃升至2018年末的100亿元出头,2019年末已经再翻番。又如,吉林亿联银行2019年的存款余额从86.56亿元增至250.58亿元,福建华通银行的存款余额从2018年的14.36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70.76亿元,辽宁振兴银行2018年存款余额从年初的13.22亿元飙升至年末的122.14亿元,截至2019年末,已超210亿。

  “互联网平台和民营银行、中小银行在这件事情上本来就是各取所需,现在一下架基本上‘一夜回到解放前’。”一位互金行业从业人士这样感叹。如前文数据所证,市场份额较大的互联网平台和较为依赖互联网平台渠道揽储的银行,在严监管的“地震”中将受较大的影响。

  实际上,互联网存款引起监管注意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靠档计息型存款产品(“智能存款”)的最终“清零”就是严监管的前奏。

  关于靠档计息产品的监管从2019年5月就开始了,监管部门窗口指导,要求清理相关产品。2019年12月,《关于全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规范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有关要求》的发布,则是在全国范围内叫停靠档计息产品,要求在2020年末之前,相关存款产品压缩至零。2020年3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一则《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其中也专门提及“年内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

  2020年12月,六大国有银行正式叫停靠档计息产品。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端,民营银行发行的“智能存款”产品,早也被监管部门叫停。在靠档计息类产品下架以后,有不少中小银行用“按月付息”、“分期付息”类产品作为对靠档计息产品的一种替代,如7天、30天、60天、90天、180天付息一次的产品。南都记者跟踪观察发现,从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集体下架前,仍有少数银行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此类产品。

  此后,监管的目光开始从智能存款拓宽到所有类型的互联网存款。2020年10月底起,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三次公开谈及互联网存款产品的风险。据南都记者梳理,孙天琦的三次发声关注焦点在于互联网平台的资质问题和银行负债业务的流动性风险问题。孙天琦还指出,部分地方银行存在通过缩短付息周期或发放加息券、现金奖励等方式变相提高存款利率、过度滥用“存款”标识等问题。

  更重要的是,孙天琦点出了两条互联网存款产品的风险苗头。一是有的银行平台存款规模占其各项存款比重达83%,二是今年几起疑似银行“挤兑”事件中,线%。根据其观点,互联网平台存款产品最大问题是没做到适配。短期内把远远超过其自身承受能力的高成本资金,给了成立时间短、资产规模小、风控能力弱的民营银行和村镇银行。

  根据南都记者整理,前文所统计的80余家银行中,资产规模在1000亿以下的银行占一半,其中还有近四成是500亿以下的小银行,展业风险偏大。

  对于利率合规问题,东吴证券指出,线上存款的商业逻辑本质是利用互联网流量“高息揽储”。部分互联网平台为了提升用户关注度,还对互联网存款产品进行集中比价与竞价,将合作银行各类存款产品按利率高低进行展示,利率高的因为排名靠前与处于显著位置,受到大量用户青睐,此举导致不少中小银行争相抬高存款产品利息以吸收存款。另一方面,逢年中或年底,部分中小银行为了实现存贷比等监管指标,不但发行利率偏高的存款产品“吸金”,还与互联网平台合作通过发放加息券、现金奖励等方式,进一步存款产品利率,甚至有些产品实际利率早已突破利率自律定价机制的上限。

  从数据中可见一番。根据南都记者统计,通过互联网平台销售的存款均为定期,1个月到5年不等,但以3年、5年期为主。1年期利率最高为2.25%,3年期4.125%、5年期4.875%。而目前银行存款定价需参考基准利率,通过自律机制管控上限,1年期、3年期存款的利率上限就是2.25%和4.125%。可见,互联网存款均已接近或者达到全国自律定价机制的上限,如若加上给新用户的加息券,则直接超过上限。

  互联网平台集体下架存款产品后的一周内,不少中小银行已经开始为“开门红”担忧。蓝海银行已经开始给曾经开户购买过产品的用户发送短信推广自有App渠道,朋友圈中也已开始传播该行的App宣传海报。另据媒体报道,柳州银行还出台了针对存量客户的沟通、解释等方面措施,确保互联网存款下架事件影响降到最低。

  针对中小银行陷入的困境,某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风险管理部专家李悦指出,“互联网存款的下线事件,使得民营银行的存款问题又进入人们视线。实际上,民营银行一直没能找到好的负债业务开拓模式。当前出台的针对互联网存款和智能存款的相关政策肯定对民营银行刚刚找到的新存款渠道产生冲击,但由于存量的存款产品到期尚需时间,为保护储户利益,也不太可能强行终止,所以短期负债缺口不会太明显。但长期来看,民营银行急需开拓新的合规的负债渠道和模式。”

  金融合规专家苏筱芮也对中小银行给出了三条建议,一是厘清业务结构,若过度依赖互联网,则需放缓步伐,通过加强同业融资来逐步降低互联网的占比,否则新规到来时很可能措手不及。二是评估监管指标,对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核心负债比例进行压力测试,研究好线上挤兑与线下挤兑的不同特征和处置预案。三是加紧平衡收入结构,做好客户精细化运营,做好客户留存。

  多位业内专家在采访中都预计互联网存款的全面监管将落地,可能涉及的方向包括设立银行准入资质、规范互联网平台行为、限制中小银行跨区域吸存等。东吴证券分析师认为,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监管趋势势必会对互联网理财用户的留存和AUM造成冲击。其预计,监管政策正式落地后,互联网平台的存款页面会重启,但预计参与银行会变少、产品吸引力会降低。

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民家园 | 理财投资 | 网络互联 | 体育娱乐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网农社 www.wpwyw.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6

电脑版 | wap